榴莲月饼

人只有将寂寞坐断,才可以重拾喧闹。

【东凯】夫复何求?(加工3.8晚会的梗)

  啊啊啊,甜炸了,这次东方官方逼死同人系列!忍不住开始脑补了,就是这么甜的剧情为何我弄成了玻璃渣。。。。慎入。
         不写完段子睡不着的我,还是撸完了。还有我觉得一定会有重复的梗,毕竟这次晚会这么甜。。。所以不要太在意这些细节,就大家一起污吧。
  结尾严重ooc,我没想到我会写出这么ooc的段子。。。
  
  
  王凯倚在车座上,连日的赶拍让他有点疲惫,就着窗外的大雨,还有拥挤的车流,倒是适合补觉,但他迷迷糊糊的就是睡不着,脑子里乱乱的绕着一些人和事。
  眼睛闭着,听见苗苗在前排小声的讲着电话,
  “现在那边什么情况?”
  “诶哟,我们也急啊!这雨下的,车子都不往前走!”
  “什么?红毯都快走完了?……唉,那到之后再补拍吧,上海气候实在是……”
  “……啊?东哥在等?”苗苗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王凯,看他闭着眼偷偷松了一口气,声音压的更低了,“你快告诉东哥别等了!赶不及的!还有…谁也不许告诉王凯!他最近太累了,好容易下雨不拍戏,告诉他又该睡不好了!”
  王凯偷偷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前面比比划划讲着话的苗苗,有些想笑,心里有些无奈,都过去很久了吧,伪装者啊,楼诚啊什么的。靳东,感觉已经很久没见这个人了呢。
  等他吗?
  是等乔恩吧。
  大哥一向不喜欢什么cp炒作之类的,楼诚更是不喜欢提,也不过是要见见未来合作的女演员罢了,大哥自己说过,宣传新戏也是演员的义务啊。
  王凯等胡苗打完电话,然后吐了口气,动了动有些疲惫的身子。
  “怎么样?没睡着?”苗苗紧张的回头看他。
  “睡了一会,也不能一直睡啊。总得补补妆什么的吧。我现在这脸色……”王凯笑笑,开着玩笑,尽管看着还是不太精神的样子。
  “唉,你什么时候能任性自己一把呢。”苗苗叹气,后座的化妆师上前帮王凯补妆。
  “我刚才的电话,你听…”苗苗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
  “没有。”王凯很干脆的截断了她的话,然后露出了一个很无辜的笑容。
  苗苗叹了口气,看着他,人不红的时候,总希望红,他们这些年,不知道抱怨过多少次没有机会,可是真红了,又怀念以前的日子。
  没什么太不得已的,很单纯的,奋斗的日子。
  ……
  王凯到的时候,红毯果然已经结束了,他理所当然的和乔恩一起入了场。
  这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他入场后不久就匆匆领了“别人要给,不领不好”的奖。
  然后唱了一首歌。
  他是在前几天刚刚得到消息,希望他能献唱。他没有时间能练些什么歌,更没时间来彩排了,想来想去,果然还是那首歌吧。
  临上台前,他有点紧张。
  害怕没彩排,再像上次那样抢节奏。又有点怕,看不该看的人。
  化妆师又帮他补了一次妆,碰到他的额头时叫了一声,“呀!凯哥,额头怎么这么烫!……苗苗姐,苗苗姐!你快问问有没有退烧药!”
  王凯自己除了累,倒是没觉得怎样,“太夸张了吧?屋里太热了。”
  “快别骗自己了!凯哥,你真的需要休息一阵子了。干嘛最近跟疯了一样接戏!”
  王凯笑笑,“挣钱嘛,趁着还红,赶紧赚钱。”
  那边一叠声的催着,“王凯,快点!到你了!”
  化妆师撇撇嘴,王凯这些年,若是愿意为了钱低头,也不至于一直混在正剧里演小角色,大量的小成本烂剧本片总还是缺个好演技的男一号的。
  ……
  王凯站到台上,熟悉的钢琴声响起。
  他不自觉的看向了那个方向。
  ………
     “无限柔情像春水一般荡漾”
  正和人聊着天的那个人转了头看他。
  “荡漾到你的身旁”
  “你可曾听到声响”
  ………
  他闭上了眼睛。
  慢慢唱着这首歌,许多回忆涌了上来。现在想想,拍这戏的时候,虽然不火,但是真的真的很快乐。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做喜欢的事。
  上次在另一个舞台唱这首歌的时候,还是一种娱乐的心态。
  那会,他知道自己会红,应该会红一阵子。但没想那么多。
  红了不好吗?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在等,等这样一个机会。
  他愿意去综艺上展示自己,愿意笑着看那些女孩子喊着凯凯王我要睡你,愿意这样帮着不太会做综艺的大哥解围。
  他以前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快就疲惫。
  即便之前,那么多人刻意的翻他黑历史,伪造负面新闻,但他甚至连微博都没删过,他没觉得有什么。自己没什么面对不了的,不过是一句人红是非多。
  可现在,过了那个新鲜感后,他却开始迷茫了。
  他红了。
  之后呢?
  一曲唱完,他带着掩饰的不算好的疲惫匆匆离场。
  窝在休息室里,一边被灌着退烧药,一边难得有空闲刷刷微博。
  一搜今晚的晚会,很快就跳出了胡歌和靳东的访谈,他没怎么犹豫就戳了进去。
  题目:“靳东:我一直很硬啊”。
  王凯实在是好奇,他不污。一点也不。
  然后又是老干部讲话,王凯挑挑眉,不自觉笑了一下。
  不过下面一段,又有点笑不出来。
  
  靳东:据我所知,我和胡歌都没有参加过真人秀节目,我赞同这个观点……
  胡歌:……我们还是要对自己有所保留的,不能快速过度的消费自己……我在这方面是比较谨慎的……
  
  王凯嘴角的笑消失了。
  然后想想又很无奈的笑了。
  他想起自己在鲁豫有约里面也曾说过类似的话,“我和霍建华也聊过,我也在想微博这个事,是不是我也应该慢慢的不要再用。”
         但对他而言,他不是不懂那些,但他不能那么做。
  他和他们毕竟还是不同的。
  先不说,东哥和胡歌有这个实力任性。即便不是,侯先生给他和他们的市场定位也是不同的。
  演员说到底也是和商品一样的东西,怎么可能完全任性呢。
  这也就是东哥和他的关系永远不可能像他和胡歌那样的原因吧。
  他始终是,成名太晚。
  
  迷迷糊糊的药劲上来了,将将要睡着的时候,有一只有点粗糙的大手盖着他的额头。
  他下意识就抓住了。
  靳东也不躲。
  “听他们说,你病了。”
  “啊,”王凯已经蛮久没这么近看见靳东了,何况刚睡醒还不太清醒。尤其面对靳东的坦然,他更为自己的小心思不知所措起来,“其实没什么事,大概这几天太赶了,睡一觉就好了。”
  靳东反握住他的手,还瞟了一眼,很白,手指修长。然后把他的手塞进毯子里。
  “我教过你,演戏不可用力过度。你好歹也演这么多年戏了,怎么还不会保护自己身体?”
  “也不是……就是,最近…”王凯一时也找不到什么理由,对着他师哥这样直白的关心,他尤其不知所措。
  “自己长长记性吧,你可不是每次都那么幸运能在同一个团队工作,哪有那么多勤奋工作的团队,赶上赶工的时候,队伍又不够好,累点太正常,候洪亮那老小子选你出来要重点培养呢,以后各种合作少不了你的。”
  靳东也不在意,自顾自说了下去。
  王凯有点失望,这是侯总请来当说客的吗?
  靳东又与他聊了几句,然后说道,“晚上聚餐,去吗?”
  “当然。”王凯回答的很干脆,“难得见一面。”
  “那好,”靳东知道他的性格要强,感冒发烧不会耽误他别的事,“我10点左右来找你一起,你好好休息吧。”
  靳东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拍拍他肩膀,转身出去了。
  王凯看着他关了门,然后才又躺下睡了。
  他当然不知道,靳东见他下了台就跟了过来,回去又是差点错过自己的奖。
  遇见团队里的人时,被所有人嘲笑了一遍。
  尤其是侯洪亮,“我就说嘛,你们两个坐一起,偏不,结果一个两个都跑到休息室来了。东方这次请你们来真是亏大了,连个镜头也拍不到。”
  ……
  一大群人絮絮叨叨的,各种祝啊祝,靳东被劝着也喝了好几杯,他生病了,倒是没人找他,睡好了就饿了,开始吃吃吃。
  胡歌霍建华在一起又被调侃了,华哥已经从一开始的面红耳赤,练到了现在一笑而过,胡歌更是从来也没见他尴尬过,从来闹的最欢。
  甚至孔笙李雪都被调侃出了cp,那两个人更是老学究做派,听都懒得听。
  刘涛很豪爽的干了几杯后过来和他聊天,“王凯怎么样?累的话今天早点休息。”
  “没事涛姐,我在这比睡觉放松多了。”
  “都有这个过程,不用太担心了,慢慢就好了。”刘涛还是笑笑。
  “你东哥可是等你等到红毯最后,也没能见你面聊上几句,老干部有好多话等着教育你呢。”
  “哈哈,东哥分明是好奇着乔恩呢,东哥戏痴不是这几天了,天天琢磨着那剧呢吧。”王凯随便打个哈哈,就绕过了这个话题。
  刘涛挑眉,王凯就拉了乔恩过来,“乔恩,我带你去找东哥,你们认识一下吧,马上就要合作了。”
  刘涛也没拦,歪着头,拄着脸,看着那三个人聊天。
  王凯。
  你当我们都傻,是吗?
  ……
  终于熙熙攘攘一大帮人吃完饭了,已经大半夜了。
  今天上海的天气,堵车之严重,赶回去就不用睡觉了,大家就近找了个宾馆,一并住了进去。
  人太多,房间不够,就几个人挤一挤,胡歌回家去了,他反正第二天也闲,其他人各自自由组合着。
  分房时王凯没太在意,由着女孩子们先挑挑拣拣。怎么样不就住一晚,赶戏的时候,有个屋子就一群人睡一地了,没那么讲究。
  但最后王凯和靳东,候洪亮,李雪,孔笙都站在9层时,王凯还是后悔自己刚刚的漫不经心的。犹豫的站在门口,很想说点什么推脱的话,靳东直接拍拍他肩膀。
  “王凯,进来,我们聊聊。”
  那边候洪亮看见了,顺便喊了一句,“记得把你们奖杯照一张给工作人员,他们要做宣传。”想想又补一句,“一起拍也可以,宣传效果更好。”
  靳东,王凯,“……”
  ……
  王凯纠结着哪个角度好,拍来拍去,这一脸疲惫的,还是只拍奖杯算了。
  靳东先去洗澡了,他就折腾来,折腾去,把奖杯合一起拍,然后又分开拍,分开拍又发现背景一样不行,又折腾着换了角度,光线,背景。
  好容易满意了,照片发出去了。靳东也洗完了,穿着浴袍坐在单人沙发上,喝着茶看他。
  王凯有点尴尬,“师哥…聊什么啊。”
  “嗯…也没什么,随便聊聊。”靳东还是看着他,王凯莫名很有压迫感,“你最近接的戏都是偶像剧套路的?”
  “嗯,公司安排的。我也是很久没拍这个类型了,也是尝试。”
  “嗯,你自己觉得,喜欢吗?”
  “……不好说,再说现在也没什么好选择的剧本。”
  靳东沉默的看着他,好一会才说,“别让自己那么忙,没有思考时间了。你不愿意就去和候洪亮谈,他不会逼着你的。”
  “没,哥。我自愿的。我想忙点。”
  “为什么?”
  “就,闲着也是闲着,胡思乱想的,还不如……”
  靳东站起来,看着他。
  王凯的话一下停了,干净的鹿眼盯着靳东,有点无辜的感觉。
  靳东一步跨过去,王凯顺势仰头看着他。
         靳东的气息喷到他的脸上,带着点酒气,“胡思乱想什么?”
         “……你觉得呢?”王凯有些不太清醒了。
        靳东直直看着他,然后低头吻了上去。
  这个吻很有侵略性。
  他先是被迫捏着下巴,被强势霸道的吻着,然后就很自然的主动回应着了,甚至要更强烈。
  后来直到被按到床上,裤子脱了一半的时候,他才迷迷糊糊的问,“喂,哥,你不会被传染感冒吧?”
  靳东没绷住,笑了,停了一下。
  “你也太会破坏气氛了。”
  “你也没营造什么气氛啊……这进来就……”王凯脸一下红了,好像才意识到他们都干了什么,而且突然意识到不知为何,他们俩个大老爷们,住的是大床房。
  “算了,不急在今天,你倒提醒我你还病着呢,何况明天还有戏。”靳东想想放开他,躺到一边去了。
  王凯看着自己这一片狼藉,衬衫扣子掉了好几颗,领口大开,幸好是还没有吻痕。裤子也脱了一半……
  很是不甘心,怎么只有自己这样。
  翻身一跨到靳东身上,低头就吻下去了,靳东倒是不拒绝,但吻着吻着两个人都难受。
  最后一并灰溜溜的结束了。
  然后尽量不留下痕迹的折腾到了后半夜,总算睡了。
  第二天靳东神清气爽的起来了,发现已经中午了。
  竟然没人叫他们?
  拿起床头的手机,群的消息已经99+,
  胡歌,“11点了!前面赌11点肯定起的那几个输了!”
  宋轶,“我赌100根小黄瓜,昨天晚上绝对有点什么!”
  王鸥,“为什么我不在?!”
  刘涛,“啧啧,睡一晚上,这么近,不有点什么,靳东真是愧对昨天的访谈标题。”
  靳东笑笑,转头看看睡的很沉的王凯,没有叫他起来。
  这个群是去年建的,群名叫“神助攻小分队”。
  他闲着没事会登登李雪,候洪亮他们的号瞟几眼,不得不说,很多技巧还是实用的。
  此生之大幸,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做喜欢的事。
  夫复何求?
  
  
  
  
  
 

评论(24)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