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月饼

人只有将寂寞坐断,才可以重拾喧闹。

好久不见——王凯   以及关于这首歌的脑洞
我来到 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
想像着 没我的日子
你是怎样的孤独
拿着你 给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条街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
我们回不到那天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 挥手寒暄
和你 坐着聊聊天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 只是寒暄
对你说一句 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拿着你 给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条街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
我们回不到那天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 挥手寒暄
和你 坐着聊聊天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 只是寒暄
对你说一句 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凯凯在结束的时候说了几句,
  没有遗憾,就是还是不舍。
  就是...我想,每个人吧。
  离开那一刻,都会不舍吧。

        简直QAQ,离开你哥确实是不舍。然后我又想到了凯凯的得舍工作室,得舍(dei she)一定要舍弃的意思啊。
         当时首播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的,感觉自己像有病一样,说不定人家好好的呢。
         但自己还是总觉得小狮子受了欺负一样,所以最近重新看的时候决定补个东哥虐心的脑洞出来。短小…不过略表我对凯凯的爱而已。
——————————————————————————————————————————
  我对你仍有爱意,却对自己无能为力。
——靳东

  凌晨一点半。
  此刻这座城市大部分人已经安然梦中了。
  靳东手指上夹着没抽完的烟,趴在阳台上,阳台没有开灯,只有他指尖的烟头明明灭灭的一点亮而已。
  啪嗒。
  烟灰无声的掉下去了。
  靳东对此毫无所觉。
  ...
  我还能再见你一面吗?
  ...
  就聊聊天。
  ...
  刚刚在客厅里,电视上那孩子的声音传过来,句句像打在他耳边。
  ...
  我好想再见你一面。
  ...
  他知道他一定哭了。紧紧抿着嘴唇,沾着水汽的鹿眼,就那么...看着他。
  就像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
        那会他和老侯聊着天,
        他对老侯说,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吧,慢慢就好了。
        侯鸿亮当即不客气的嘲讽了他,人越老倒是胆子越小了,这哪里是我认识的靳东!
         他记得他那时候说了句,今天靳东也不可能再是那个20多岁的靳东了。人啊…早晚要有些拘束,哪能都由着性子来。
        侯鸿亮看着他,挑挑眉,没说话。
        他就继续自言自语道,他就是个孩子,好奇,新鲜,以后见的多了就知道了,世界上哪有那么多非他不可的事呢?
        侯鸿亮还是盯着他身后瞧,靳东知道不对了,一回头,一双漂亮的鹿眼看着他,见他回头一下子局促了起来。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孩子就笑了笑,说了句打扰了,就跑了。
        那时候那双带着点水光的眼睛,和今天要哭不哭的样子意外的相似。
  通过电视屏幕,他就是觉得,他在看着他。
  “粑粑...”醒过神来,确是一双小手在眼前乱晃着。
  “困,觉觉。”
  “好。”靳东大概笑得一如往常的温柔。
  只是,今夜是睡不着了。
  
  李老师拍戏拍到凌晨三点多才回来,回家就一屋子烟味。
  她再三告诫过靳东,不许在家抽烟,家里有孩子。
  她忍不住皱着眉,却没说什么。
  不意外的看见桌子上扣着热好的菜,但是今天却没有等待的人。
  电视没关,李老师的眉头皱得更狠了。
  怎么这样粗心了?
  刚刚拿起遥控器,手却停住了。
  ...这个节目?
  
  靳东是在天刚刚亮的时候回来的。手里还拎着两份豆浆油条以及小家伙爱吃的豆腐脑。
  推门就看见李老师坐在沙发上,眼下一片乌青,显然熬了夜。
  见他进去,想起身迎,却又顿住了。就那么看着他。
  靳东笑笑,“这是怎么了?”
  抱住她亲了一口。
  “等我吗?买个早餐而已,害你担心了。”
  李佳手抖着,凌晨三点...去买早餐吗?
  “以后不许这样了。你不是年轻人了,你都结婚了,不要想一出是一出。”她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带着点撒娇和埋怨。
  “当然。”靳东这句话像是说给她的,又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再也不会了。”
  
  
  
  

评论(10)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