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月饼

人只有将寂寞坐断,才可以重拾喧闹。

【楼诚】蜡像馆奇妙夜(轻松向,楼诚/谭赵/蔺靖)(一)


  为何我才发现这么奇妙的命题…就此错过我第一次参加这个活动的机会。
  多cp大乱斗。楼诚/谭赵/蔺靖
  娱乐轻松向。
  蔺靖戏份在后几篇…本来只是打算写一篇的,后来写写觉得好好玩啊,那就再多写几篇吧,但也不会太长的。
  ——————————————————————————————————————————————————

  谭宗明盯着自己的蜡像不甚满意的样子,前几天他的小助理战战兢兢的把他的蜡像初稿微信给他的时候,他正在和小赵医生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所以随便就回了句,好。
  嗯。很好。
  所以……穿着沙滩裤承包沙滩的谭宗明?
        他以为他是塘主吗?
        他曾以为这个朋友家孩子在他手下呆了一年已经很有长进了…看来他错了。
  手机震动了一下。

  小赵医生:晚上加班,不用等我。
  谭宗明:…不好。
  小赵医生:???
  谭宗明:没事。你先忙吧,晚点我接你。
  

  老谭叹了口气,看看时间,还不到5点,决定在蜡像馆里转一转,等到关门了正好出去接小赵医生。
  ……
  梵高…怎么有两个耳朵?
  李白和杜甫…怎么抱在一起了?
  嗯……这个挺正常,老谭仔细看看眼前美女的事业线,得有E罩吧。
  只不过,她是谁呢?
  双眼皮,长睫毛,樱桃小嘴披肩发……不管了,反正网红脸都是一个样子。
  谭宗明现在的位置距离他最开始看到自己蜡像的位置已经很远了,看见的蜡像也越来越奇怪,不只是许多没见过的人,还有很多不可描述的细节。
  谭宗明自认见多识广,可还真认不全这么多奇奇怪怪的蜡像。
  哪天得带小赵医生过来转转。
  老谭想。
  谭宗明此时却完全没注意到,自从他进了这片领域,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就连窗外的汽笛声都安静了下来。
  走着走着,眼前又出现一对深情对望的……男子。
  谭宗明已经见怪不怪了,直到他发现其中一个有点像小赵医生,仔细看看,另一个人好像还挺像他。
        就是胖了点。
  谭宗明停住了脚步,只不过这两个人的气质和他与小赵医生完全不同,严肃深沉,仿佛背负着国家命运一般。
  从蜡像馆给的背景看,倒像是民国时期的社交舞会上的故事。
  老谭对自己的中年英俊胖子的形象兴趣不大,回头去看小赵医生的蜡像,这副国仇家恨的样子倒是少见,简直别有风味啊……
  只不过“小赵医生”的眼神怎么突然就这么尴尬了呢……
  “这位先生…”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不知道您为什么要这么盯着我的助手看呢?”
  谭宗明回头,确是吃了一惊,这人活脱脱像是刚刚那副蜡像活了过来一样……那张脸和他也太像了。
  往旁边一看,哪还有什么蜡像,蜡像馆,这竟然是一个舞会大厅。
  但对面的这个人似乎意识不到他和他仿佛孪生兄弟一样的脸,只是用一种捉摸不透的眼神探视着他。
  “……谭先生?”明楼又喊了一声。
  谭宗明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迷茫,“咳,一时情不自禁,你的助手和我的一位故人长得很像。”
  明楼挑挑眉,显然是不信,“哦?那哪天介绍来认识认识罢,我倒是好奇。”
  “当然,那您先忙吧,我们改日再叙。”
  两只老狐狸互相客套一番就分开了。表面上一派和气,别人也许看不出,但阿诚知道,明楼这会很不高兴。
  上海滩以前还从没有出现过谭宗明这样的人物,如此的忽视他这个上海滩金融界政界权威,却又杀不得,管不了。
  同时另一个让明楼脸色阴沉的点在于,谭宗明居然在追求阿诚。
  追!求!阿!诚!
  明台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笑得从沙发上翻了过去,然后大呼自由恋爱好啊,留过洋的人就是不一样,有魄力有眼光,难怪大哥斗了这么久都没斗过这个人。
  在明楼用眼神告诉他,再说下去,西装手表全不用买了的时候,明台顿了顿接了一句,“大哥,我估计,他要是追的是我,你就不会这么在意了吧?说不定还会让我去找他套套情报什么的……”
  明台躲过一个从耳畔飞过来的不明物体就飞奔上楼了,“当我没说,当我没说……大姐!大哥他打我!”
  明楼随后就进了书房,一把关上了门,阿诚默默地捡起地上阵亡的苹果,可惜,不能吃了。
  ……
  谭宗明从侍者那拿了杯香槟就倚在角落里默默地开始观察这突如其来的宴会,在肯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第一个担心的还是小赵医生晚上没人接了。
  自己这是穿越了?…
  然后一个带着圆眼镜片梳着板头,看着不过二十岁上下的男孩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老大……”谭宗明赫然发现这个圆脸男孩就是自己现代的助手。
  “公司…公司上下都在找您呐!”这个男孩子缓了一口气,才说出这句话,“您为了一个明诚…总不能公司都不管了吧?”
  谭宗明一头雾水,“明诚是谁?”
  “天啊…求求您别开玩笑了,就是您刚刚一直盯着看的那个男孩子啊!”
  “他叫明诚?”谭宗明挑挑眉,那张脸倒是和小赵医生一样很合他的胃口,性格却好像过分严肃了,不像小赵医生一样那么有趣,不像是他会喜欢的型啊。
  “…您是失忆了吗!明楼为此都快要追杀您了,您看不见他看您的眼神吗?!”小助理呼天抢地了一阵,又突然镇定了下来,“我明白了!”
  “怎么?”谭宗明莫名其妙。
  “您被外星人洗脑了!一定是这样!”小助理念念有词,“这样就能解释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您本来好好的坐在我开的车里的!”
  谭宗明哭笑不得,虽然时代换了,但他的小助理还是一样的脑残。
  那个时代外星人这个词才刚出现吧?他从哪里读了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来啊。
  ……
  之后谭宗明被小助理拖上了车去开会了,按小助理的话就是成功脱离明楼的杀人射线了。
  顺便被科普了明家的故事和他公司的经营状况,对于他的一切问题,小助理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奇怪与不耐烦……因为他被外星人洗脑了。
  嗯,这很小助理。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32)